暖色的灯光下,顾妤的身影模糊而朦胧,她的剪影仿佛皮影戏里的仕女,又带着沙画里轮廓的风姿。

      她弯着腰,长发搭在肩头,侧颜柔美又动人,饱满的酥胸和翘臀构成一道圆润又完美的曲线。只是腿间的肉物实在狰狞,像是温润的水里鹅卵石上突兀的棱角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记得它的触感和温度,还有……喷溅出来的液体的滋味。她看着自己已然变得干净的手掌,难以想象自己为什么突然做出这样羞耻又令人抗拒的行为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把手指搭在鼻间,味道已经变淡,但她还是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omega的天性,网上都是这么说的,她告诉自己,这不是她想做的,而是自私的基因的过错。

      她反复催眠自己,终于带着麻木地放松下来,她抬眼看去,见顾妤没有注意这里,就像是只偷腥的猫似的迫不及待地吮吸起了自己的手指。

      舌尖又咸又腥,但顾念觉得,世上没有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,即使是夏天的冰激凌也不行,当她再也尝不出滋味的时候,她心底油然生出了失落的情绪。

      顾妤终于走过来,顾念看着她腿间的昂扬,她不禁迷迷糊糊地想到,如果把这根粗大又吓人的东西含在嘴里,像是吃棒棒糖一样又舔又嘬,会不会得到那回味无穷的琼浆呢?

      她这般想着,从秀项都耳垂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  顾妤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是这一会的功夫,顾念的脸就像是发烧似的烫起来,她握着顾念的膝盖把她侧夹的腿展开来,看见那雪白的大腿上已然遍布潮湿的淫液。

      她喘口气,感觉肉棒又硬了几分,刚戴的避孕套勒得发疼。

      顾妤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前几天下班时特地买了一盒避孕套,但她没有做过这种事,只能靠着印象买,刚才戴的时候才发现买小了,不仅套不到根部,还勒得慌。

      可她已经忍到了极限,没有心思等着网购送过来。

      天知道她刚才握着顾念的手给她手交时,看着顾念又羞又怯的模样,是凭着怎样的意志力才忍住没有侵犯她。

      她是念念的亲姐姐,念念还这么小,她应该担起责任来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念念。”,她压下去,吻着顾念的腮边,“姐姐要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顾念没有回应她,顾妤看着她迷离的眼眸,这才发现omega好像陷入了一种半醉的状态。

      “既然这样。”,顾妤的声音微颤起来,“姐姐就当你答应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