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未知,而是等待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不想再与顾妤保持这种不能宣之于口的默契,她不想再伴着滴滴答答的钟声继续焦灼下去,所以她在床上辗转反侧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  这一晚,她这张被揉紧的白纸就要完完全全,不留余地地铺平在顾妤面前,或许这会很难熬,但只要过去了,顾念想,只要今夜过去,第二天在温热的晨曦中醒来,她就不用担心受怕,惶惶终日了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把背后十字架似的创可贴撕开,丢进垃圾桶里,感觉自己像是释放了个恶魔。

      一个浑身泛着香甜牛奶味的恶魔。

      她敲响了对面那扇紧闭的房门,在等待的那几十秒里,顾念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胸腔里心房加剧的迸跳让她指尖都在微微抖动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听着房里逐渐清晰起来的脚步声,她抬起头,看着打开的房门里透出了暖黄的灯光,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披着长发的女人,之前在脑海里轮转数遍的腹稿骤然被清空了。

      “姐……我睡不着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顾念的声线也在颤抖,可她顾不了这些了。

      身后的灯都关了,顾念立在门口,仿佛一只等待审判的羔羊。

      她穿着清凉的睡裙,但在这样炎热的夏夜里,她依旧渐渐生了汗,相顾无言的静默过后,她如愿以偿地听到了顾妤的回答,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女人背对她走进去,顾念带好了门,触碰到空调的凉意,她的汗水也变得冰凉。

      房间是冷色调的装潢,顾念看过的营销号里说这是适合睡眠的颜色,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,但空气里的香味让她很舒服。

      心里猛然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  这难道是信息素的香味?

      顾念警惕起来,但她想到自己的目的,觉得自己多此一举,又试着放开了呼吸。

      身体没有传来异常的信号,顾念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  这并不是信息素,那顾妤的信息素是什么气味呢?在这里的日子,她好像从来没有闻到过顾妤的信息素,比起她的外泄,顾妤似乎控制得格外的好,这难道是alpha的天赋?

      眼下不是思考的时候,顾妤从柜子里又拿出了个枕头,和床上的那个是一对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踌躇起来,到了这一步,她突然后悔了。

      如果她不来的话,她现在可能已经睡着了,而不是在这里进退维谷。

      顾妤看了她一眼,开门出去了,等她进来的时候,手里端着一杯水。

      “喝水吗?”她轻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