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,小小一片的,贴近肤色的创可贴。

      它浇灭了情欲的导火索,它蒙上了阿佛洛狄忒的双眼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将它贴在后颈,为免侧漏,她又加了一片,与之前那片成90度角。

      她把头发拨到一侧,扭头朝镜子里看去,虽然不太美观,但是给了她无尽的安心感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打了个响指,大张着双手向后仰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  轻薄的空调被划过脸颊,顾念眯着眼,神情放松下来,想要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  可是,一切就这么过去了吗?

      并不。

      她猛地坐起身来,看向窗外的暮色。

      昏黄的天际,是熊熊燃烧着的,绮艳的绯色云块。

      恰似方才倚在她房门的,女人乌黑秀发下的,若隐若现的通红耳廓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omega在接近发情期的时候,会出现信息素溢出但不发热的伪发情期状态,越接近外放越多。”

      顾念打开日历。

      今天是八月二号。

      她往前切了一页,在七月六号那一天,她用显眼的红色圆圈标注。

      还有四天。

      但是没人告诉顾念,发情……发热期会不会像日历一样,准确地遵守大小月,并乖乖地补齐闰年差。

      也许,等到这月中旬,她还是能够活碰乱跳,也许……明天早晨,她就会在黏糊糊的潮腻中艰难醒来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一颗埋下的定时炸弹,顾念一放松警惕,它就“砰”地一声,炸她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  顾念关了手机。

      漆黑一片的屏幕上,倒映着一张茫然的脸庞。

     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