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快穿之渣女翻车纪事[H] > 女尊国的小纨绔(94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南藏月莫名发冷。

      他微眯双眸,清透的丹凤眼扫过本该遇刺身亡的萧阑光,又扫过面色淡淡的柳觊绸,最终轻轻攥起拳,细声细气道:“不知陛下深夜,携两位哥哥来此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  春晓悻悻。

      还能有何要事,这两位哥哥是来取你狗命的。

      “南贵君晚上好,本宫是来找你讨一味药的。”萧阑光扬笑,狐眸凝光。

      南藏月赤裸的双脚踩在地毯上,脚趾蜷了蜷,故作镇定地扯了扯唇,讥讽:“阑贵君要寻药,该去太医院,来我朝闻殿找什么热闹?”

      萧阑光抬眸打量着朝闻殿的牌子,手中团扇轻晃,“陛下都知道了,你也不必再披着无辜的皮囊了,你心肠如蛇蝎,毒害了我与身旁的柳弟弟,此事没完。”

      他重复了一声,提醒春晓,“此事没完,陛下,对否?”

      “对的。”春晓愁眉苦脸,叹了口气,看向南藏月,叹道:“我没想到,你竟如此狠心,你快将解药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南藏月的面色阴沉,指尖紧紧扣住门框:“这是唱的什么戏?阑贵君说我毒害了你,可有凭据?当本宫好欺负不成?”

      萧阑光指指柳觊绸,“这是人证。”

      柳觊绸拱拱手。

      南藏月气极,指着他,“你背叛本宫?”

      柳觊绸敛眸,“南贵君在那场秋雨中,与我谈话时,应当早便发现了躲在廊后的阑贵君。是以将毒气混在海棠雨丝中,若不是草民对那清苦味敏感,是至死都察觉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南藏月眸底发红,狠狠盯向萧阑光,“你们竟联合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春晓揉了揉额角,颇感头疼,她现在都有些不敢走了,生怕没她盯着,这群男人斗着斗着就团灭了。

      她怒其不争地看向南藏月:“你怎么就不能消停呢?”

      她闭了闭眼:“你我夫妻一场,我总念着旧情,当初你对尚在襁褓中的萧白萧雪下手,我看到了,可我在心内宽恕了你一次,可没想到,你依旧杀心不死,竟又对我身旁人下毒手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她转身离开,南藏月急忙跑下台阶,追扑上去。

      春晓转身,反手打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  她的余光瞥着萧阑光的神色,事实上她在这几个男人中,对南藏月的情谊最淡薄,他不仅生得不合她的审美,性子也是她极其讨厌的,身上还有着她熟悉的偏执感,令人厌恶。

      “看来,只要留着你在这宫中一日,这宫内便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  春晓虽舍不得将可怜的四人后宫团,再除掉一人,可如果能保剩下叁人和谐相处,该下的杀手她也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  或者说,如今今天站在这里的是松妆、萧阑光或是柳觊绸任何一人,她都会犹豫,但这是南藏月,她本就不喜他。

      虚伪,狠毒,阴险狡诈,故作端庄,没有丝毫优点,空占着一个位置,也就是让后宫任务看起来好看一点。

      她说:“若你容不下他们,那我便也容不下你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