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野心 NP > 试试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由于市里疫情态势愈演愈烈,周元所住小区进入短期封闭,不得不滞留北京。

      加之那日得知宋延与安家兄妹密切往来的目的后,第二日她便趁傅煜出门办事,独自去了趟原美领馆旧址附近的表店。经傅煜相熟的sales手,从别处给宋延调了块现下难求的表。是以,一等又是几日,直至临近月底方才动身前往机场。

      拉门上车后,傅煜瞄了眼周元脚边的袋子,想起先前去店中取的款式,“看不出来呀,你还爱收男表?”

      周元淡淡道,“打点人情。”

      傅煜笑着搓了搓手,“哟,那怎么忘记打点我了?”

      侧过身,周元看他一眼,“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您能看得上眼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这只要舍得花钱,没什么我看不上眼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,那你看我能力范围内有什么东西能够给你上供的。你提,我一定不拒绝。”

      嗓中溢出声闷笑,傅煜摩了摩下巴,“看你那样儿,口不对心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怎么?你还要我死气白赖地主动给你送?”

      “嗯,我不值么?”

      撇撇嘴,周元沉吟几秒,嗤然道,“值。”

      薄薄眼皮一眯,傅煜的眉峰聚拢,煞有其事地拧过身子,正面朝她,“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抠?”

      周元大言不惭,“那没钱当然是逃不过抠这个特性的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穷得吃不上饭了?愣是一点儿都挤不出来了?花点心思给我送个礼的钱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  学着傅煜的腔调,周元慢慢悠悠道,“对呀,你看你这就看得很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呵。”掸了掸她的鼻尖,傅煜嘴角聚起几分促狭,“你这不会是…刻意让我觉得你与众不同,想用抠来让我印象深刻吧?”

      因对其嘴上功夫日趋了解,周元脸不红心不跳地拆招道,“那当然啊,你周围都是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堆你面前来的人。我要不反其道而行之,你怎么会一而再再而叁地想见我,还放不下呢?”

      傅煜闻言,眸光微闪,尔后颇具意味地舔了舔唇,“那我真挺感动的,花了这么多心思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可不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不过嘛,我不喜欢玩不情不愿那套,直白点更好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说…我不情不愿会不会是…你太烦人了?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?原来你是又爱又恨?感情都到这份上了?”

      掏出包里的烟盒,周元抖落出两支,不紧不慢点上,捻出其中一支分给傅煜,继续陪他贫,“对呀,深刻着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吞入一口,唇边漏出几缕淡雾,傅煜假模假式地思索半晌,忽而冒出突兀一句,“既然这么深刻,不如我俩试试?”

      反应不及,一口烟呛在嗓子里,周元爆出剧烈咳嗽。下意识去寻他的眸,入眼玩味与轻佻参半,可偏生又夹带了少许认真,叫人难参意图。

      “咳咳…试试什么?”

      “试试处一处呗。”

      周元面色发僵,“你这不眼看着要跟梁旎奥结婚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