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未分类 > 春宜情趣用品店 > 猛虎与蔷薇(2)(要不要玩枪?)
    

      人家都说事不过叁。

      但这刚好是蒋震第叁次目睹她和蒋涛亲密了。

      尤其此刻,蒋震身姿挺拔,整个人散发出的强烈的凛然气质,同身边那摆满各种花花绿绿的情趣用品的货架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  但温春宜已经不如前两次一样有被撞破的尴尬,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,便又转过头,就跟那人不存一样,双手勾住蒋涛的脖子,似笑非笑的:“你叁叔在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  蒋涛的脸皮子到底没有温春宜厚,被人这样看着浑身不自在,还是一直如父亲一样威严的叁叔,试着将温春宜的身体往后拉了一下,分出一些距离来,声音都磕巴起来:“老板娘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故意贴紧他,几乎是一点儿缝隙都没有,紧贴着蒋涛的胸口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  “叁叔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笑了声:“他在就在呗,他也不是第一回看着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说着,温春宜更近地靠近蒋涛的胸膛,柔软的胸部就这么贴紧他的,抽空,温春宜还转过脸,含笑看着蒋震:“还是说,蒋副司令也要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  胸口传来的温热和馨香让蒋涛几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,可背后蒋震也不说话,也不靠近,就这么将森冷的目光直直射过来,让蒋涛如芒刺在背。

      可蒋涛哪儿经历过这种大人之间的斗争,一时之间茫然不知所措,看着温春宜的眼睛都可怜兮兮的,在美人的温香软玉之中艰难找回了一点儿理智。

      小白兔蒋涛艰难开口:“老板娘……我一会还得回部队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并没有听清蒋涛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  透过蒋涛的肩膀,温春宜看到了几步之外的蒋震。

      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多的波澜。

      就和那天在酒店的房间里,他看到被盛钦束缚在凳子上的自己,那时候,他也是这般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忽然觉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  她松开搂着蒋涛脖子的胳膊,往后面退了一步,稍稍理了下自己的头发,迎上了蒋震的目光。

      蒋震这才走过来,在蒋涛的身边站定,抬腕,看了眼手表:“你只剩下半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  蒋涛对温春宜解释:“我没有假期,是叁叔寻了个由头将我带出来,我只能离开一个小时。老板娘,看你一眼,我就要回去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默然,对自己方才的行为有些不齿。

      她不该把蒋涛这个小孩儿扯进自己复杂又可耻的心思里来。

      蒋涛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他只是个渴望多看自己一眼的小孩儿。

      “那你现在看也看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温春宜说。

      蒋涛还拉着温春宜的手,依依不舍:“不急,还有点儿时间,我听说你前段时间生病了,你现在好些了没有,老板娘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听说?

      听谁说的?

      自然是蒋震了。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看了眼蒋震,很快收回目光,不以为意:“能有什么事儿。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行了,你赶紧回去吧。别在这儿耽误我做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蒋涛瞪着一双小奶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看着“冷面”的温春宜,十分不情愿:“可我好不容易才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蒋震开口:“要不温小姐也一起送送蒋涛吧。”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翻了个白眼,拒绝的话刚到了嘴边,就听见蒋震又说:“正好我也有话要和温小姐说。”

      回去是蒋震开的车。

      蒋震在驾驶座,温春宜坐在副驾驶,蒋涛个小孩,没什么话语权,自然是坐在后排。

      叁个人都不是话多的人,蒋涛倒是想说点什么,但是有蒋震这个冷面神在这里,他也不太敢说话。

      于是叁个人就这么沉默着。

      温春宜觉得现在的气氛着实是诡异得无法描述。

      一个车上叁个人,一对叔侄俩,两个都是她睡过的男人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她竟然要和蒋震一块儿送蒋涛去部队,弄得和爸妈送小孩去学校一样。

      这是什么怪异的“一家叁口其乐融融”的画面?

      但好在这种诡异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。